【59】麻烦的恋人

(59交往为前提)

Rabbit Chat 风味
第一话
纺:壮五桑您好。
壮五:马内甲 早上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纺:哦,真是不好意思啊,明明今天您休息。
壮五:发生了什么吗,马内甲。只要我帮的上忙的话。
纺:陆在现场录音,然而喘气喘得好厉害,临时的呼吸器似乎落在事务所公寓了。能麻烦您帮忙送过来吗。
壮五:哦?陆君没事吧。
纺:嗯 我已经安排陆回休息室了。可是陆他还是坚持要唱完整段曲子。
壮五:哦,我这就马上过来!马内甲 记得将休息室排风开启。让陆君半卧在那边休息室沙发上…
纺:好的。我知道了。壮五桑真的很抱歉。因为大和桑那边主演需要和导演打招呼,万理桑也不能过来接你。都因为我的准备不足,给您添麻烦了。
壮五:没事,对了今天是和trigger的九条桑一起录音吗?
纺:嗯 ?是啊。
壮五:好的,马内甲不用着急。我马上开车过来。
纺:嗯 壮五桑,麻烦您了。
---------------
第二话
纺:难得的休息日 壮五桑真是不起啦。
壮五:没有这回事。陆君能够稳定下来实在是太好了。
纺:多亏了壮五桑。
壮五:没有这回事。
纺:其实我还有一个请求。
壮五:?
纺:陆忽然说想把你加入群组讨论,壮五桑今天一整天都站在那边鼓舞着他 看着他录音总觉得也想听一下作为壮五对歌曲的意见。

フレフレ组
逢坂壮五加入

纺:trigger的各位都十分出色呢。壮五桑我给加进来了。啊 隧道里信号不好 各位抱歉啊,我和一织君先去另外的现场录制,你们先聊。
一织:再见。
纺下线
一织下线

壮五:大家好。我是IDOLISH 7的逢坂壮五,请多指教。
天:你还真老老实实的跑过来了呢。
陆:壮五桑你怎么来了?
壮五:嗯。九条桑,陆君。晚上好。今天有幸观在一旁观看trigger的九条桑的歌曲收录,受益匪浅。

天:你这人一直这样吗?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共演。
壮五:?
陆:嗯 天尼 的意思就是 壮五桑 我和你是自己人 请放松
天:是啊,没想到壮酱那么见外。
陆:噗www壮酱
天:你们队里那个大个子不一直这么叫他来着的嘛。
陆:哦,天尼说的是环嘛。
天:嗯 那个高个的廉价人体出租车 背着我一小段路。
陆:??
壮五:哦,环君对九条桑做了什么吗。我这里代表mezzo向您表示诚挚的歉意。
天:你这人怪无趣的。算了还是叫你壮五好了。
壮五:哎,天君。这样叫您会是您感到不快吗。
天:没事。就这么叫吧。
陆:哈哈,第一次见到天尼屈服的对手呢。有点小兴奋。
天:陆,你是哪只眼睛看到我处于下风了呢。
陆:哈哈,左边右边都有哦。
天:真拿你没办法。
壮五:天君,真是对不住啊。陆君,不要趴着睡着了。要是喉咙又受凉了可怎么办啊。
天:陆现在在你身边吗?
壮五:是啊。因为公寓现在只有我们两个。
天:这个设定怎么有点不明不白。
陆:嗯 因为早上我犯病了。壮五桑害怕我一个人呆着 会出状况。所以给我炖了好吃的冰糖雪梨给我送过来,还陪着我,等我睡着。
壮五:哎,说起来这有些不好意思呢。
天:不好意思的话不要在第三人的我这边提起啊。
壮五:天君,莫非在生气吗。
陆:我怎么感觉壮五桑刚才语气有点奇怪?是不是我多虑了。
壮五:嗯,陆君太累了。ほら 前面来了头软乎乎的毛茸茸的绵羊,第二只也要跳过了围栏 接着是第三只…

天:……你这人心理暗示也不要当着我作为哥哥的面来做。
壮五:嗯?天君,怎么啦。有想象到我和你弟弟在做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吗。
天:看你的口气,似乎陆他是睡着了啊。
壮五:嗯,天君。你想我吗?
天:……真想在陆的面前撕下你的那个所谓的面具。
壮五:那个也是真实的我。只是和天君相处之下就变成了这样的我而已。
天:那我应该自满咯。
壮五:嗯,如果天君这么想的话我会很开心的。
天:……
壮五:我们大概有多久没见过面了。记得在上一次独处还在几个月前。
天:是嘛。我可一点记忆都没了。
壮五:可是我每天都有看着你哦。
天:忽然感到背脊一股恶寒。你是在那边监视我吗。
壮五:哎,虽然我被环君说起来,有点过激。不过我是不会对天君做这种低级stk的行为的。
天:是嘛……
壮五:不要那么消沉啊。其实我也时常脑补我stk你的场景。可是会受不了吧。
天:受不了?
壮五:对啊,看到你被八桑还有十桑包围的时候的你。你和他们亲密无间的样子。还有舞台上的你,闪烁着光芒,那个可爱的笑容,并不能独占的失落感,就会受不了。所以我是坚持不stk行为的。
天:へ没想到你还想的那么多。
壮五:说真的,天君。我只有在自己屋子里锁上门,慢慢观看你们trigger录像的时候才能感受到你本人的气息。仿佛那个笑容就是对我一个人的一样。
天:亏你能说出那么不害臊的话。
壮五:是嘛。天君在害羞吗。你有想象到被我单独监禁在一个屋子里,然后我被你迷得神魂颠倒的场景吗。
天:……
壮五:哎 不用害怕。刚才只是脑子里面的幻想而已。
天:看样子你也不只是过激派那么简单的了。
壮五:是嘛?对了下次off日是什么时候啊 天君。
天:你说我嘛。
壮五:对啊 这个频道现在只有你和我啊。
天:过一会你家马内甲和那小子要是上线了。你的聊天记录可就被翻出来好好说事了。
壮五:是嘛…天君是在为我担心嘛。真的太感动了。现在就想撬开你的嘴巴,用舌头和你的舌头纠缠着,来个热吻呢。
天:莫非另有打算?
壮五:果然只有天君最懂我,我刚刚有借用FSC的名义对RC运行商进行了友好的磋商。
天:你这叫做威胁吧。
壮五:这样说也没错。前面我暂时用陆的名义给马内甲发了一条让我加入你们聊天的信息。
天:也就是说盗号?
壮五:嗯,差不多吧。然后马内甲和一织君的日程表在宿舍内是用小黑板写好的。
天:怪不得 陆的语气是疑问句。疑问为何你会加入小组。
壮五:然后嘛,也是借用了运营商权限修改了 屏蔽对象。从陆睡着的那段时间开始其实我们是出于一个密闭的环境交谈的。有没有觉得很兴奋呢。
天:好变态啊……那你干脆单独RC我就好了。
壮五:哎 是嘛。但是你装着小心翼翼对待我的场面好有趣。还有刚才你要自己在为我担心吧。如何消除刚才略带点大人意味的RC。有没有感觉到一点心动。
天:你这个人真是危险。那么早上你对陆做了什么。
壮五:无非就是会呼吸困难的心理暗示。最近陆君身体状态很好,还有…
天:难道那个简易呼吸器也是你故意拿走的。
壮五:这个嘛……虽然是有考虑过,但是最终还是没忍心下手。
天:看样子不能对你掉以轻心啊。我要好好提醒陆提防着你。
壮五:哎……他现在正美美的睡着觉。要不要我推醒他啊。
(送信 照片)
天:嗯,陆还是和以前一样 喜欢枕着人肚子睡觉呢。
壮五:好失望啊。天君完全没有一点醋意。
天:嗨嗨,我投降还不行吗。
壮五:下次我调整时间off天一起 我来帮你烧一顿好的吧。
天:那个辣得要命的料理?
壮五:嗯 然后可以用唾液综合一下。
天:哎 你这个人真是。
壮五:有想象了一下嘛。哈哈,天君 真可爱。那就这么说定了。
天:嗯……





评论 ( 7 )
热度 ( 10 )

© 小5的胖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