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鸟游事务所的日常

(这是一个环憋尿的故事 ,感觉应该也不算西皮吧)

“唔……”环觉得自己的膀胱快要爆炸了,由于太重把自己屁股压在了床上。咦怎么连手也沉沉地,完全使不出劲。但是手腕似乎有一只毛茸茸的东西围绕着自己,内心被它挠着痒痒,完了,尿意更浓了。

环猛得睁开眼,并没有看到开着婴儿灯,照着自己床上上周去游戏中心抓到的限定国王布丁,也没看到昨天刚从同学那借到的最新款手掌动作游戏的待机画面。应该说,什么也看不见才对。因为根本没有光。

这时候环瑟瑟发抖,他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的那个他。哪怕是父亲和母亲吵架的声音都会让他感觉到一丝的安心,但是屋内很暗,睁开眼只能看到朦胧的月光照在窗台,耳边只有嘀嗒嘀嗒时间流逝的声音,还有由于屋子过于陈旧而发出咯吱咯吱踏脚的声音。这时小孩的想象力发挥了作用,在月光照射不到的地方的那簇黑色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黑影,张开了一张嘴,想要把自己吞进肚里。

“快点离我远点,怪物!”环想要抬起胳膊遮住自己的脸,但是手腕那块被粘住一样完全抽不回来。不仅如此还发出了哐当哐当的响声。

“……嗯,环君”

“是…小壮嘛?”环深深呼出一口气,原本绷紧的身体得到了放松。

“嗯?是啊”那是当事人小壮稀疏平常迷迷糊糊睡醒的声音。

环试图挣扎爬起床的时候,发现不仅是手还有脚也被什么东西缠住了。
“小壮,你过来。”难不成是传说中的鬼压床,要是有小壮在就算是厉鬼也会被吓跑吧。

“哦…环君,你等一下。我去开个灯。”在黑暗中,能听到小壮慢慢挪到远离自己的那端,并且听到了吧嗒的一声。

环由于眼睛长期处于黑暗,突然微弱的灯光多觉得刺眼起来。想要揉一揉刺痛的眼睛,但是手依旧动弹不得。
首先映入眼底的是一个穿着绿色军装的小壮,领口微微打开,里面的衬衣已经被压成了皱巴巴的一团。披着的外套虽然没受到任何影响,但是和整洁的小壮完全搭不上关系,准确说来是歪歪扭扭的挂在身上。

忽然想起了社长他们今晚说成年组一起出去嗨皮的事。
未成年组只得乖乖的看家。然后一群人被nagi抓到三月屋子里面,接受了不止五遍kokona圣经的洗礼。陪着陆陆喝了三杯牛奶,并且成功绕过心情大好的一织织的视线,从冰箱里偷偷拿到了三个国王布丁和一桶布丁味爽爽冰。吃完之后还晃了晃肚子,觉得咕噜咕噜的,很有趣,逗着陆陆和nagi拿着沙发上的听筒来听自己的肚子里的水声。

—哇,环我听到了哦。
—hey我也是tamaki。
—一织织你也要来听嘛?
—不要把我当成你们。
—哎,一织真不可爱。
—七瀬桑,你也该去睡觉了吧。
—别把我当成小孩子,至少我是你前辈哦
—陆陆 一织织不要吵架,来听!这次我表演从左边滑倒右边
—……

于是记忆到了这里,忽然感觉先前喝了水从肚子一下子冲到了尿尿的地方。想到这里,自己忍不住想要跑到厕所一泻而出。
然而为何手脚不听使唤。环想要缩起肚子,仰起脖子,看一看起自己的手到底如何了。但是腰部一弓起,就感觉到尿意更浓了。只得歪着脖子,斜着眼,通过余光看到了一个粉色的环套着自己手腕,另一半绑在床架上。

“哦,环君。”
环因为尿意大于一切而忽略了小壮的存在,这一声呼唤,把环拉回了现状。

“小壮,过来,帮我解开,我要去…尿尿”最后尿尿那个词细若蚊鸣,虽然共搭档很久,就算是裸体也见了不下几十次,连刚出道时,因为排场过满,中场休息过短,便池也是一同进出了好几次。但是环提起还是会害羞,就像个思春期的孩子害怕被母亲知道自己秘密一样。
“哎,环君。你的手和脚怎么被铐住了。而且是那么恶趣味的手铐。我就来帮你解开”小壮甩开了披在身上歪歪扭扭的大军套,并且解开了衬衣袖口的扣子,将袖管撸到了一半的高度。接着从床背后拿出了一个长锯条,握紧了环的手掌,看到慌张的环手脚发出了晃荡晃荡的声响后,在环的额头上轻轻的一吻,像是要安慰他安静下来。然而:
“哇!小壮。你要是用这个锯子,我就和你绝交!”环呼呼喘着粗气,气急败坏地对着这个完全没有常识的人喊到。
壮停下了手边的活,整理了一下手边所有的思路,

“要是被环君讨厌,会很困扰。”
“开锁 解锁?!”
“我去叫nagi君过来帮你解开。”

“为什么是nagi亲啊,你这个木鱼脑袋”

“因为上次你去厕所不肯出来吃蛋糕的时候,nagi君把厕所门娴熟地打开了。”

“小壮,禁止厕所!我快尿…出来了……而且nagi亲不要找他,要被寝室模仿秀了。”

“模仿秀?”

“我能把自己拷起来吗!笨蛋小壮。只有你在我身边。也就是说…”

“犯人就是我?”

“嗯…唔……不行了”

“喂,环君你坚持一下!我这就去找大和桑要钥匙。”

“为什么…和哥会有…”

“一言难尽,总之我去找一下,你等着。”

“小壮,笨蛋!我快不行了……要尿裤子上了 呜呜”

“环君!”

“哇你干嘛!小壮。不要…扒我裤子拉!”

“那总比尿在裤子好上一点吧。呃紧急措施。”

“你干嘛还要扒自己衣服啊。还把纸巾往里面塞”

“因为紧急,这衣服防水抱歉啦”
环忽然感觉下面空荡荡凉飕飕的风变成了一块带着体温粗糙的触感,带着一种出奇的羞耻感,忽然支撑不住,尿了出来。

“呜哇……笨蛋小壮…呜呜!”

“乖啦,环君。没事啦。没有漏出来哦。你等等我哦,别哭啦”

“笨蛋小壮…你故意的嘛……院长先生都不会做那么狠心的事……”

“乖 乖 ,会解手很正常啊。人从新陈代谢的角度来看,出入都很正常。所以不用害羞啦……我先去拿钥匙啦”

“呜呜……坏人小壮!说过以后要多依赖我一点的。”

“这个依赖有什么关系?”

“死脑经的小壮,你会依赖一个尿裤子的小屁孩吗。”

“…嗯……如果是环君你的话,无论你如何,我都相信你啊。”

“真的吗?”

“嗯…”

“呜呜,为什么要把眼睛别开,骗子小壮。”

“因为你盯着我看,会很不好意思。”

“哦……”


于是当天晚上宿舍听到了开门关门声以及浴室哗啦啦的淋浴声还有咕噜噜的洗衣机滚筒声。

早晨。
“哟,壮。昨天研究的怎样啦剧本。虽然那么晚了,应该早点睡了。”大和躺座在沙发上,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对着一旁开着呜呜吸尘器的壮说道。
“哎?和哥。…小壮接了什么新片嘛?”环坐在餐桌边一边咀嚼着三月做的可丽饼一边嘟囔着嘴说到。
“环,你不知道吗?壮说要去参加一个警匪片的面试。所以借了昨天社长去的那家club的…哇!脚好痛啊,壮你别踩我!哥哥我脚趾要断了。”大和收起了腿,索性挂在沙发上。却踩到了nagi的肚子。

“what!club?”标准的英语发音,因为肚子吃痛nagi张大了眼睛。

“club是啥?呐。nagi亲”环依旧半咀嚼着食物一边问到。

“据我所知,日本是一个会员制度的国家。首先需要摸清楚入会的机制,还有不要被门口的照片所迷惑,要有充分的实践经验。”nagi开始了滔滔不绝的日本经。

“好复杂啊。不想知道了。我去上学了。拜拜。一织织快点要不然要迟到了!”环抓起了身边的书包对着身边的一织喊道。
“还不是因为你一边吃饭一边说话,浪费时间。”一织皱了皱眉头。
“一织织真是太严厉了。大家拜拜”环对着屋里的队友挥手。

“我还要感谢一下环君你的不好学”壮喃喃自语道。
“小壮,你在说什么呢。”
“没什么…走好啦…好好学习…”
“知道啦……好啰嗦啊……”

吧嗒门关上了。

“壮五,你怎么啦?”三月收拾好了环以及一织吃完的盘子,站在壮五跟前问道。
“没什么三月桑。”壮站起身来,收起了吸尘器。
“话说,壮。你昨天穿着club那套军服,昨天店里的老板说。清洗费也不用了,而且看壮五老兄穿的那么帅就送给你了。”大和模仿了一下店内老板的口气。
“哟,大叔模仿的还真挺像模像样的。”三月忍不住笑出声来。
“嘿嘿。哦 还有昨天你硬拽着店内的手铐,眼睛贼亮贼亮的。好像内心深处隐藏着,锁住别人的想法呢。有实践过吗?说来听听”大和凑到了壮的周围。
“咦,警察play啊!kokona有一集让我看得热血沸腾!”nagi这时克服了早晨的各种低气压,开始活跃起来。
“大和桑,我是用来演戏的!”壮想到昨天把环拷起来的场景。八九不离十是自己喝醉酒干的。也许和大和桑说的一样,在内心深处不想要自己重要的人离开自己,想要拴住他。拴住?有点可怕,也许是太累了,快去睡上一觉。

第二天
“哇,壮五桑。穿着军装的壮五桑好帅。我要是妹子一定会想要嫁给你!”陆对着壮五的军装扮相赞不绝口。“环,你说我说的对吗?”
“呃,不行。陆陆。我要去上厕所。”环捂着肚子冲向厕所。
“环他怎么啦?”陆问道。
“……”换做沉默的壮站在一旁。

“和哥这个笨蛋!厕所狂魔!别霸占着厕所啦!”远处听到了环的怒吼。

于是壮五并不能肯定的一件,但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就是,环会对军装这件事物产生想要解手的后果。也许并不是很严重?还是网上下一本:怎样帮助孩子走出内心伤害一书吧。说干就干。下单完成。

评论
热度 ( 5 )

© 小5的胖次 | Powered by LOFTER